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轮回乐园 > 第三十四章:宿命之路

第三十四章:宿命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凯撒的药剂摊位开得很红火,因他的形象,参战者们都称他罐子商人,看凯撒那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是又有了新的生意灵感。
  
  凯撒虽奸商了些,但还保留那么一丢丢的底线,他售卖的药剂仅能在非战斗状态下使用,一般这种情况是喝不死人的。
  
  试想一下,要是战斗中使用的药剂,一名参战者身处贝城内,与一名精英鱼人怪物拼到胜负关头,这名生命值不足20%的参战者,危急关头拿出凯撒卖的【救命灵药】,咕嘟一仰脖后,回了0.2%的生命值,那心情简直是五雷轰顶。
  
  不过也有一点,就是这类药剂不会有差评,其原理等同于渔网款式的降落伞。
  
  【救命灵药】虽是非战斗下的恢复品,但苏晓估测,能把这玩意喝出50%以上治疗量的人,上辈子不挽救七八次的银河系,是没可能做到的。
  
  【提示:你已接到尼古拉斯·凯撒所邮寄的3752枚灵魂钱币。】
  
  看到这提示,苏晓不动声色,这事他虽完全没参与,但也拿到了分红。
  
  凯撒这药剂生意做得很有水平,他虽定价10枚灵魂钱币一瓶,却打着薄利多销的旗号,每名参战者在他这买的第一瓶药剂,能享受到两折优惠。
  
  这次是真·两折优惠,当有参战者秉着试试看的态度,花费2枚灵魂钱币买了瓶【救命灵药】后,难免会心中猜忌,眼下这么缺恢复药剂,真的会有人低价售卖?
  
  因此那名参战者大概率会报以试试看的态度,尝试饮下首瓶以2枚灵魂钱币买来的恢复药剂,尝试效果,哪怕眼下的生命体征良好,但在饮下恢复药剂后,对生命力的滋养与补充,还是能感受到的。
  
  待那名参战者饮下药剂后,会发现,卧|槽!2枚灵魂钱币买的恢复品,居然真的能在短时间内恢复99%生命值。
  
  那是当然的了,首瓶【救命灵药】是没兑水的,效果肯定好。
  
  尝到甜头后,那名参战者会想,2枚灵魂钱币买的优惠品都这样,那10枚灵魂钱币买的正品不得起飞啊。
  
  “我靠,这是假药!”
  
  “啊?”
  
  “啊个屁,我一共买了15瓶,不放心又试了瓶,为了测实战效果,我还捅了自己一匕首,结果只恢复了0.32%的生命值。”
  
  “放屁,我刚才喝了,药效强到生命力溢出,我都窜鼻血了。”
  
  “你再喝一瓶试试。”
  
  “卧|槽,真是假药,那个头顶扣着黑罐子的商人呢?!”
  
  “逮住那个狗贼,老子买了30多瓶!”
  
  没一会,蘑菇村内变得更热闹,有不少违规者都戴上了痛苦面具,小溪边用再生塑料桶打水的凯撒,赶紧加快动作。
  
  来蘑菇村的参战者们,充分体会到了人间险恶。
  
  不过这一切与苏晓无关,他之所以还没出发,是在等伍德与罪亚斯,等那两人到了之后,才好进入贝城探索,否则的话,连个关键时刻能卖的队友都没有,心中不踏实。
  
  苏晓推开间小木屋的门,房间不大,胜在受到过公证,在得到他的允许前,任何人闯入这里,都会被判定为入侵,遭到虚空之树的警告与惩罚。
  
  木门关上,隔绝外面的喧哗,苏晓盘坐在小床|上,进行日常冥想,伍德和罪亚斯还在灵魂斗技场,估计傍晚就能回蘑菇村。
  
  苏晓日常冥想两个小时后,敲门声让他从冥想状态脱离,布布开门后,是咕噜站在门外。
  
  咕噜的黑眼圈比上次更浓,宛如化了烟熏妆般。
  
  “怎么样?解决圣诗了?”
  
  巴哈开口,闻言,咕噜抬手,她手心处的一张嘴说道:“别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可是挚友。”
  
  是圣诗的声音,听到此言,巴哈目露惊奇,难以想象,之前还水火不容,势要弄死对方的两人,居然成了挚友。
  
  其实这也正常,之前咕噜被圣诗折腾得不轻,宛如被施加了超级困意状态,只要她睡觉,就要体验溺毙般的痛苦,咕噜当然想弄死圣诗。
  
  苏晓提供的【半融的脂肪蜡】,解决了这问题,让咕噜有办法还击,因圣诗吞了两次【半融的脂肪蜡】,导致与这东西产生关联,虽说没把烛女的本体引来,却引来了烛女的投影。
  
  只要咕噜睡着,她与圣诗就要在错综复杂的意识世界内逃亡,一旦她们之一被烛女的投影触碰到,那会导致烛女瞬间侵蚀而来,到时咕噜与圣诗就不是暴毙那么简单,而是会介于生与死之间,以灵魂形态被烛女掠走,到了那时,才是真正的绝望开端。
  
  正因如此,咕噜与圣诗化身‘恐怖游戏’的逃跑姐妹花,不过这是在解决烛女投影的问题之前,一旦这问题解决,逃跑姐妹花会马上变成塑料姐妹花,体现什么叫塑料姐妹情。
  
  “看吧,我们提供的方法多有效,一下就调节了你们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这友谊疏通得多透彻。”
  
  巴哈开始站着说话不腰疼,咕噜与圣诗都暗恨,但没明说出来。
  
  “白夜,你有没有办法解决烛女投影,还有,你这破蜡烛我不要了,把那欠条还我。”
  
  咕噜将【半融的脂肪蜡】抛来,苏晓取出个小炭盒,在手中打开后接住脂肪蜡,啪的一声扣合。
  
  “看到没,人家这才叫专业,你个憨憨不仅徒手拿,还往我嘴里塞。”
  
  “闭嘴,碧|池。”
  
  咕噜拔出短刀就准备给自己手心一刀,圣诗果然闭嘴。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圣诗对咕噜有了不少了解,知道咕噜一旦犯倔,什么事都敢做,之前某次圣诗一直挑衅,咕噜气极后,一刀割开了自己的喉咙,准备拖着圣诗一起下地狱,从那之后,圣诗对着小神经病客气多了。
  
  “欠条。”
  
  咕噜抬手索要欠条,苏晓没理会,就在咕噜展露怒容,要迈步上前时,晶体层逐渐在苏晓右手上蔓延。
  
  看到这一幕,咕噜的脸颊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她很清楚,每次苏晓要揍她,都是双手与两条小臂攀附晶体层,然后往死里揍她,某次因为她不服,先把她揍到濒死,之后又给她灌恢复药剂,又揍了一段,腿都被打断了。
  
  “什么欠条?”
  
  苏晓‘疑惑’的看着咕噜。
  
  “就是之前我写的那张欠条。”
  
  咕噜的话音刚落。
  
  “契约……签订。”
  
  苏晓的声音突然变得空洞,但转而就恢复,之前伍德拟定的契约欠条有个弊病,是属于二次篡写,因此与咕噜的联系不是很紧密,隔着伍德这契约中转。
  
  眼下则不同,咕噜自己承认了曾经写下那欠条,伍德的契约之力在于语言、谎言等,在咕噜说出方才的那句话后,契约欠条绕过中转,直接「系束」到咕噜身上。
  
  全程旁观的圣诗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感觉不明觉厉,她低声嘟哝了一句:‘这就是轮回乐园的老阴哔吗。’
  
  咕噜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但她有件更要紧的事,如果不解决烛女投影,搞定欠条契约没意义,眼下都要暴毙了,还在乎什么欠条。
  
  “所以说,我们现在的问题,你有办法解决吗?”
  
  咕噜说话间,莫名感觉到自己的钱包一阵剧痛,不过想到圣诗的烙印也在,也就是对方也有资产,能和她对半平摊,她的心情好了些。
  
  “你们的问题,有两种办法能解决。”
  
  “务必指点一下。”
  
  圣诗开口,她以往认为自己的能力就够诡异,经历烛女后,她宛如见识到另一片天地。
  
  “第一种方法免费,第二种方法5000灵魂钱币,你们自己选。”
  
  苏晓的话,让咕噜与圣诗都感到纠结,圣诗问道:“|第一种方法是?”
  
  “……”
  
  苏晓没说话,只是取出另一个炭盒,打开后,呈现出茂生之狂乱的根须。
  
  第一种方法简单粗暴,以毒攻毒,既然咕噜和圣诗被烛女的投影缠上,那就请来和烛女同级别的存在,茂生之狂乱。
  
  届时保证药到病除,至于死不死在茂生之狂乱手上,苏晓只管驱走烛女,咕噜和圣诗死不死,不在交易的范畴内。
  
  在巴哈叙述「疗法1」后,圣诗是什么表情不清楚,咕噜是小脸气得发青,她感觉,这疗法和病人得了头疼病,然后一刀把病人斩首根治头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圣诗以试探的语气问道:“第二种方法呢?”
  
  “第二种方法要先付酬劳。”
  
  苏晓拿出颗灵魂结晶,咔嚓咬下一口,偶尔吃些灵魂结晶,对稳固灵魂力量有好处,这是对自身灵魂最好的滋补品。
  
  圣诗与咕噜低声商议片刻后,决定每人出2500枚灵魂钱币,今天就算花钱,也得把这事办了,实在是被烛女投影折腾的受不了。
  
  【提示:你收到5000枚灵魂钱币。】
  
  收到报酬,苏晓当然不会赖账,他说道:“如果是烛女的本体侵临,你们已经死了,只是投影的话,睡前吃这个就能解决。”
  
  苏晓把一个药瓶抛给咕噜,咕噜接过后,打开闻了闻,这毕竟是她花2500枚灵魂钱币买来的。
  
  不等咕噜与圣诗询问,苏晓继续说道:“烛女投影是侵入到你们的梦境,不是侵入到你们的意识空间,否则你们早就出现灵魂层面的畸变,所以吃些安眠药进入深度睡眠就可以。”
  
  “?”
  
  正在研究手中药瓶的咕噜突然抬头,她刚才好像听到了安眠药字样,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们两个花5000灵魂钱币买的,就是安眠药?”
  
  “不。”
  
  苏晓的这个不字,让咕噜与圣诗心中都松了口气,没人想当冤大头。
  
  “你们买的是强效安眠药,里面浓缩了很多高端技术,更具体些……说了你们也不懂。”
  
  言罢,苏晓对巴哈做了个眼色,示意送客,他有点编不下去了。
  
  “到底是什么高端技术,你说出让我心里平衡下,喂,你别推我……”
  
  在咕噜的喊声中,木门砰的一声关上,咕噜与圣诗在门外与巴哈对线几分钟后,实在是骂不过,只能愤愤离开。
  
  苏晓刚准备继续冥想,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到耳中,他以为是咕噜又折返,布布开门后,发现来的是蘑菇先知。
  
  蘑菇先知走进房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见此,苏晓皱起眉头,他从不扭扭捏捏,也不喜看到别人扭扭捏捏,所以他直接说道:“有屁放。”
  
  “哎,别说得这么难听,我有点惆怅。”
  
  蘑菇先知叹了口气,与苏晓在一个矮桌旁对坐,它犹豫了良久,拿出封信件。
  
  “我没想到,精灵王·克伦威会这么信任我,可能是我和他父亲的关系莫逆吧。”
  
  蘑菇先知把信件放在桌上,苏晓打开后,发现这是精灵王·克伦威的亲笔信,对于这名精灵王,他的印象不少,比如对方是名老阴哔,以及对方对女|色方面偏爱,迎娶了一百多名妻子,没有正式名头的女人,养了至少几百。
  
  之前还是苏晓一刀斩了即将畸变的精灵王·克伦威,就在王殿内。
  
  苏晓打开对折的信件,开始阅读上面的内容:
  
  ‘尊敬的蘑菇先知,我是克伦威,很抱歉,我们的关系历来不睦,这或许是因为在我幼年时,很好奇能不能从你身上劈下块蘑菇炖汤喝,并且在我赴之实践后,被我父亲逮住,最后被吊起来打到半死。
  
  您知道的,我最爱的食物就是蘑菇,嗯,考虑到您老的心情,我就不形容蘑菇汤那美妙的味道。
  
  回到主题,如果你收到这封信,说明我已经死了,这封信是我以残魂所书写,也就是我死后写下的信件,不用去尝试拯救我的生命,我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同样有畸变,写完这封信,我会用我最后的力量,震碎自己的残魂。
  
  我精灵族原本只是边壤小族,如洪水中的绿叶,微不足道,但初代精灵王·伯莱·阿隆德让这片绿叶强行生根发芽,扎根到洪水之底的淤泥中,生长成参天巨树,在洪水中屹立千年。
  
  千年来,这棵巨树生出数之不清的绿叶和枝芽,承载千万精灵族的悲欢聚散,一代代人的兴衰昌盛。
  
  而现在,这棵扎根在淤泥中的巨树,根系已是腐烂成渣,整棵巨树轰然倒下,这是我精灵族注定要迎来的命运,也是当初让那片绿叶强行生根发芽,所埋下的祸端,一切因深渊而生,又因深渊而灭,这很公平。
  
  我精灵族辉荣千年,不应留下灾祸,贝城会成为灾祸之地,水淤之血侵染了贝城的一切,这是精灵族留下的烂摊子,理应由精灵族解决。
  
  我生前共选择了795名血脉纯净的女性精灵族,和他们婚配或确立情人关系,让她们产下众多子嗣,这些子嗣出生后,会被送到「猎场」,他们被授以战斗知识,享受最优等的资源,加以残酷的选拔,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或许不是最强的,但一定最能承受畸变后的深渊力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