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 最大的幸运

最大的幸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尽管以第三方的位置观看,可还是能够知道,那只大雕是段冉。
  
  画面再转,那个自己又换了一身装束,江湖侠客似的打扮,尽管装扮帅气,可是看得出就是个花架子。
  
  段冉再次出现,他还是亦如既往的优雅温和,白衣翩翩,依旧只是看着她。似乎有一条鸿沟挡在两人中间,使他们无法接近。
  
  这样的画面转了一幅又一幅,可段冉永远都是在远看着那个自己,从来没有更近一步的时候。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心里却很难过,她不了解,但却明白,段冉在等她。
  
  那种等待,穿越了生死,越过了轮回,终于换来了这一世,他们在一起了。
  
  收紧手臂,抱住段冉的腰,秦筝虽是闭着眼睛,可是眼泪不受控制的滑下来。
  
  窝在自己怀里的人在抽泣,也惊醒了段冉,搂着她微微支起身子,看向怀里的人儿,发现她满脸的泪。
  
  “怎么了?又做恶梦了。”坐起身,将她抱在怀里,轻拍她的背温声安慰道。
  
  秦筝抱住他的腰,靠在他怀里,依旧在抽泣,眼泪止不住。
  
  “乖,不哭了。梦见什么了?告诉我。”摸着她散在肩颈的长发,段冉低头轻吻她的额头。
  
  从认识她到现在,他可是从来没见她哭过,这忽然的哭起来,他不禁的也有些无措。
  
  窗外霓虹闪烁,房间里光线昏暗,透过窗帘,依稀的能看到外面闪耀的灯光,还在黑夜当中。
  
  抽泣声渐渐停止,可眼泪还在往下掉,沾湿了段冉光裸的胸膛。
  
  炙热的温度贴在脸上,伴着他身上的味道,让她逐渐安静下来。
  
  “到底怎么了?梦见什么了。”抚摸她的小脸儿,擦掉她脸上的泪。
  
  秦筝更用力的搂紧他的腰,“反正很糟糕。”鼻子闷闷的,她现在心情极其不好,忍不住的眼睛又开始发酸。
  
  “多糟糕?梦见咱们分手了。”这是段冉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去你的。”捏他的腰,不过却没捏起来。
  
  无声的笑,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梦而已。
  
  “我梦见你一直追着我,从古代一直追着,还变成了一只大鸟。可是我都没理你,任凭你一直追着我。”闷声的嘟囔着,眼泪又下来了。
  
  难过的情绪盘踞在心头,同时又觉得自己很坏,为什么要让他一直追着自己。
  
  “那是梦。”段冉轻笑,可是眼睛里却另有光芒。
  
  秦筝的梦,和他以前的梦有些相似。只是他不似她看的那么清楚,只是在梦里,整颗心都空缺了大半。
  
  每次都是接近窒息时才醒过来,那时候心头痛的很,痛的他好似濒临死亡一般。
  
  “我知道是梦,可还是心里不舒服。”在他的怀里扭啊扭,秦筝还是觉得很郁闷。
  
  “傻瓜。”搂着她躺下,段冉将她的脑袋安置在胸口,让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沉稳的心跳声。
  
  “说是梦,可是又像真的。大流氓,你是不是真的一直在追我来着?”鼻尖贴着他的胸膛,秦筝闷声说道。
  
  “可能吧,一直都在跟着你,可你都不理我。”搂着她,光裸的小人儿完全契合在他的怀里。
  
  “我也不是故意的。”辩解,可是辩解的无力,就好像她真的一直都不理会他似的。
  
  “补偿我。”段冉轻笑,不管梦是不是真的,但当下才是重要的。
  
  “补偿个鬼,讨厌。”被子里的腿踢踢踏踏,秦筝张嘴啃咬他的胸口。
  
  “真讨厌我?小骗子。”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段冉覆上她的唇轻轻啃咬。
  
  搂住他颈项,秦筝回吻他,格外的认真热情。
  
  不管那梦境是不是真的,可秦筝却是知道,她要用无尽的爱补偿他,同时也弥补心里的难过。
  
  这个男人,绝对是这天下最好的,这辈子能和他在一起,此生无憾。
  
  花海般的小镇依旧四野鲜花,玫瑰盛开的季节,公司也开始采割玫瑰。
  
  因为唐昕怀孕,秦刚便坐镇公司,段冉接手了监督鲜花采割与押运的事情。
  
  回了小镇,秦筝也回来了,自从上次离开,她已经几个月没回来了。
  
  花海飘香,来这里旅游的人不计其数。
  
  温室里,品质优良的玫瑰尽数被采割装进了恒温箱中,然后有序的送进货车里。
  
  秦筝靠在远处的跑车上,脸上扣着大墨镜,她是被架到这里来的,否则这个时候一定是在睡觉。
  
  白色的连衣裙勾勒出诱人的身体线条,细白匀称的腿儿,细白的手臂,在阳光下好似泛着光。
  
  看着那群工人不断的装货,已经十几车了,今天的任务大概也要结束了。
  
  一个人从温室中走出来,段冉穿着休闲,白色的长裤白色的薄衫,看起来温和干净。
  
  他一只手背在身后,然后朝着秦筝走过来。
  
  动了动脸上的墨镜,秦筝看着他,“装完了?”
  
  “还有一些。”走到近前,那藏在后面的手也伸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娇艳的玫瑰。
  
  玫瑰绽开,枝叶都在,甚至那枝干上的刺还在。
  
  水润的红唇弯起来,秦筝抬手接过,鲜红的颜色与她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对比。
  
  “走吧。”拉住秦筝的手,段冉带着她走出温室的范围,那些花田也进入视线。
  
  高山上,有一大片的薰衣草田,尽管还在现蕾期,并未尽数开放,但远远看去仍旧是一片紫幽幽。
  
  拿着段冉送给她的玫瑰,秦筝任他扯着走,高山下的花田连绵无际,各种鲜艳的颜色交替延伸,花香馥郁,一阵阵随风飘来,说这里是仙境毫不为过。
  
  “玫瑰系列的护肤品第二代上市,这模特是要我继续呢,还是请大明星啊。”边走,秦筝边问道。
  
  “你现在不就是炙手可热的新星么?”段冉轻笑,也不知是不是在夸她。
  
  “新星个鬼啊,给你们拍个平面广告就是新星了?圈里还很好混。”不过确实一直有狗仔跟拍她,她三天两头的就上八卦周刊,她也不知她哪里有那么多的八卦可写。
  
  不过上了八卦周刊,就肯定少不了她身边的人,他们俩可谓是捆绑销售。
  
  “还是你与唐工,正好唐工怀孕,产品安全更有说服力。广告的方案我看了一下,不过,这次你的摄影师要换了。”段冉低头看着她,一边温声道。
  
  “换了,换谁?”仰头看他,秦筝不知道他又给换成谁了。上次的摄影师也是在圈子里很有名的,而且是个女的。
  
  “我。”宣布时,他有些略显得意。
  
  秦筝摘下墨镜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为什么?”
  
  “因为要在浴室里拍,你不能穿衣服。”抬手将她的墨镜扣上,免得她眼睛脱窗。
  
  “啊?”秦筝错愕,“这不行啊,我虽然是拍平面的,可是也有职业操守啊。”
  
  “两组镜头,在你身体上铺满玫瑰花瓣,还有在浴缸里全身挂满泡沫。放心吧,我会给你遮的很严实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同意拍摄这两组镜头,因为他的条件就是他亲自拍摄。
  
  “你就这么把我卖了?还不惜让我脱光衣服,大流氓。”抬腿踹他,段冉任她发威。
  
  “你只能脱给我看。”搂住她,阻止她再乱踢,段冉低头贴近她的耳朵煽情的宣布。
  
  “哼,很快全世界都看到了。”冷哼,尽管明明知道段冉不会让自己过于暴露。
  
  “可是你只属于我。”这是关键。
  
  “哼,你这是潜规则,我不服。”张嘴咬他胸口,但咬不起来。
  
  “不服?很抱歉,我专治各种不服。”吻上她的唇,将她的不服都堵住。
  
  花香阵阵,两个人在田埂间坐下,看着山下,那连绵无际的花田,一时间天地都是安静的。
  
  秦筝靠在段冉的身上,水润的红唇微肿,这是某个人刚刚的杰作。
  
  “你给我拍也行,不过可得遮掩好了,否则,吃亏的是你。”嘟囔着,一副英勇就义的语气。
  
  “你觉得我会让自己吃亏么?”低头看着她,那小模样可爱极了。
  
  “为了公司的利益,谁知道你会做什么?”秦筝翻白眼儿。
  
  “我保证,只让你露出小腿和手臂。”看着她,段冉极其真诚。他答应了这两个方案,同时也做了修改,若是原本的方案,他是决计不会同意的。
  
  “你最好说话算话,否则啊,某个人头顶的云彩就得变成绿色的了。”仰头看着天空,秦筝凉凉道。
  
  “坏蛋。”用力搂住她,段冉被她刺激的无语。
  
  其实秦筝也只是说说罢了,段冉根本就不会给这个机会。
  
  新的广告拍摄,秦筝有两组单独的镜头果然是由段冉亲自拍摄的。
  
  地点也换成了公寓的浴室里,秘密拍摄,只有他们两个人。
  
  秦筝画好了妆穿着浴袍走进浴室,然后就依照某个人的指令躺进了没放水的浴缸。之后,玫瑰花瓣落下来,恍若玫瑰被子似的将她盖住,果然只露出了小腿儿和手臂。
  
  虽然保守,但在镜头里看却是另外一番光景,因为秦筝实在白皙,鲜红的玫瑰花瓣作为映衬,显得她更白了。
  
  护肤品广告,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比之暴露吸引眼球的平面要好得多。
  
  段冉倒是很认真的拍摄,之后拿给秦筝看,她本人也较为满意。
  
  多加了两组镜头,之后换下一个。
  
  浴缸里放满水,又调出了丰富的泡泡,撒上一些玫瑰花瓣,然后秦筝整个人滑进去。
  
  这组镜头拍的就更逗了,因为她的身体全部浸在水里,还有泡泡作为阻挡。她伸出小腿儿和手臂,佯装很欢乐的样子,然后就拍完了。
  
  “给我看看。”秦筝不信任他,非要自己亲眼瞧瞧。虽然是家属,可她还是想拍的好一点儿。
  
  段冉给她看,结果出乎意料,还真是不错呢。
  
  因为事先在浴室了安了摄影棚才有的灯,她的皮肤沾上水,灯光一照,在镜头里显得异常顺滑。
  
  “相信我的摄影技术了?我有证件,可是专业的。”伸手摸进水里,他现在可一点都不专业。毕竟专业的摄影师可是不会调戏模特的。
  
  “真的假的?”秦筝不信。
  
  “需要我拿出来给你看看么?”段冉将沉重的摄影器材放到一边,然后走回浴缸前继续‘骚扰’他的模特。
  
  “别闹,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躲避他的手,秦筝嘴上这么说着,却一边往他身上撩水。
  
  “让他们等。”此时的专业优雅早已不见,又恢复了流氓本色。
  
  玫瑰精油系列护肤品第二代上市,公司的发布会,作为‘主要’人物,秦筝也出席了。
  
  唐昕则没来,因为她有孕在身,实在不适合出来走动。
  
  其实这么久以来,她和段冉两个人从来没在公开的场合一同出现过,共同出镜的镜头永远都是在八卦周刊里。
  
  不免的有点紧张,她笑不出来。控制着肌肉,让红唇有些弧度,她甜美的小脸儿就如花儿一样,极其艳丽。
  
  巨高的粉红色高跟鞋,搭配着身上的短裙。这裙子是特别定制的,手工缝制的蕾丝玫瑰,一朵一朵的拼凑,然后就拼成了这么一件裙子。
  
  抹胸,直到大腿,玫瑰的颜色,穿在她身上极其打眼。如此出现在镜头里也是证明,广告中的她绝对是真实的,并没有后期加工。
  
  随着发布会即将结束,她与公司诸多的员工一同走上台,下面镜头的闪光灯闪烁不停。
  
  段冉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抬头看向他,秦筝忽然的没那么紧张了。
  
  有记者发问,段冉与未婚妻的婚期定在何时。
  
  段冉抬手搂着她,不疾不徐的回答,婚期就定在两个月之后。
  
  又有记者问,关于媒体上所说的他们的情史是不是真的。
  
  段冉则笑起来,“假的。”
  
  下面有片刻的哗然,原来是假的。
  
  秦筝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那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果然,他们不问出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其实,是我一直在追求她,追求了八年,才成功。现在,她即将嫁给我,这是我这一生中。秦筝,我爱你。”蓦地,他忽然低头,在这个时候开始对她深情告白。
  
  秦筝睁大眼睛仰头看着他,愣怔了片刻,然后眨眼,“我也爱你。”
  
  段冉微笑,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另一条手臂搂住她的腰间,低头覆上她的唇。
  
  恍若第一次在校门口那时,他就是这样搂住她亲吻她的。
  
  她柔软的身体贴合在他的身上,踮脚仰头,用臣服的姿势迎接他的吻,以及夹杂在他吻中的温柔和深情。那个时候她感觉不出来,但现在,完全感受的到。
  
  他的爱,比之看到的要更浓。
  
  闪光灯噼里啪啦,争相的将这画面记录起来,让大众相信爱情,相信这世上有不变的爱情。
  
  (番二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