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港岛豪门 > 第550章 和记洋行收购战 1

第550章 和记洋行收购战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74年3月初旬,香港的媒体突然报道:和记国际(和记洋行)在海外的投资,包括英国、澳洲、东南亚等地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尤其是在印尼的业务,遇上全球石油危机之后,更是产生了1亿多港币的坏账。
  
  消息一经媒体传播,投资者大量抛售和记国际的股票;
  
  和记国际在1972年3月巅峰时刻,市值高达72.5亿港币,股价达44港币每股;
  
  如今,和记国际的股价只有4港币,不及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和记国际已经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之中,有关公司倒闭的传言满天飞。
  
  .....
  
  长实大厦。
  
  吴光耀拿着和记洋行的具体资料,认真的看了起来;
  
  越看越觉得祈德尊是个人才,要不是股灾和石油危机,和记洋行怕是超越怡和,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正是因为祈德尊,和记洋行也才陷入现在的困境;
  
  这就是所谓的成也祈德尊,败也祈德尊!
  
  此时,和记国际一共有7家上市公司、285家子公司及联营公司,可谓体量庞大;
  
  七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和记国际、和寶、屈臣氏、和记地产、都城地产、均益仓、海港工程。
  
  1954年,祈德尊出任和记洋行董事局主席,当时的和记洋行不过是一家小洋行,和会德丰属于联营企业;
  
  1963年,祈德尊向会德丰集团收购其属下的上市公司——万国企业的控股权;
  
  其后,祈德尊通过万国企业收购了未上市的和记洋行全部股权,并将万国企业更名为‘和记国际’;
  
  自此,相当于给和记洋行注了一个上市企业的壳,说以说‘和记国际’亦是‘和记洋行’。
  
  从六十年代中期开始,和记国际进入急速膨胀的新时期;
  
  祈德尊利用部分投资者看好洋行股票的心理,通过发行新股展开了一系列的收购活动。
  
  1966年,和记国际先后收购了屈臣氏、德惠寶洋行、泰和洋行,三家历史悠久的进出口洋行;
  
  这三家商行与和记国际,组成了和记集团拓展进出口贸易、及批发零售商的核心。
  
  自此,和记洋行从众多洋行中脱颖而出,但是和记洋行并没有停下扩张的步伐;
  
  1969年,和记国际透过发行优先股集资7200万港币,收购了著名的黄埔船坞30%的股权,并取得了黄埔船坞的控制权;
  
  这是和记国际发展史上的一个很重要里程碑,它奠定了然后‘和记黄埔’发展的坚实基础。
  
  和记国际收购黄埔船坞后,立马重整该公司业务,并开始起了多元化发展:
  
  首先,黄埔船坞在红磡兴建一座货柜码头,开始货柜运输业的发展;
  
  其次,黄埔船坞与华资地产公司合作,成立都城地产公司,欲发展黄埔船坞剩余土地;
  
  最后,在1970年,和记国际透过黄埔船坞,收购了港岛的大型货仓集团——均益有限公司。
  
  黄埔船坞和均益仓这两家公司在九龙、本岛,均拥有大量的廉价地皮,令和记国际一举成为香港最大的地主之一,仅排在吴氏家族之下。
  
  1973年,黄埔船坞将船坞(造船)、船舶修理等业务,与太古船坞合并,成立了联合船坞有限公司,并在青衣岛投资兴建新兴船坞;
  
  黄埔船坞则加强地产及货柜运输业的发展,黄埔船坞和均益仓组成香港国际货柜码头有限公司,投得葵涌7号货柜码头;
  
  加上葵涌6号货柜的部分股权,国际货柜公司一举成为香港第二大的货柜码头经营集团,仅次于环球码头的4个葵涌货柜码头(收购日本公司拥有的5号葵涌货柜)。
  
  在1970年,和记国际又相继成立了和寶有限公司、和记地产有限公司,并将它们上市,进一步壮大了和记集团的声势。
  
  和寶有限公司,主要的附属公司是德惠寶洋行、泰和洋行,其经营的业务主要包括:进出口贸易、商务、机械、汽车销售、建筑材料供应等等。
  
  放下手中的资料,吴光耀陷入思考;
  
  虽然家族办公室及自己的一众属下,劝自己无需考虑太多,直接介入收购即可;
  
  但是吴光耀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不想恶意收购,更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有意针对英资;
  
  更何况,祈德尊还算吴光耀的朋友。
  
  所以,能友好收购最好,不能友好收购,那就暂时放一放;
  
  待和记集团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和记洋行必属于吴光耀的;
  
  哪怕是汇丰银行,也争不过吴光耀。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有必要给汇丰银行上上眼药!
  
  ......
  
  和记洋行。
  
  祈德尊急得在办公室来回踱步,思考对策。
  
  本来,和记集团旗下各上市公司的股价虽然大幅贬值,但集团并没有把这种情况反映在账目上;
  
  反而,和记集团打算卖出一部分土地,卖地的收益、都城地产上市筹集的资金,用于维持和记国际的纯利,以及用于派息用途;
  
  这个策略虽然冒险,但只要股市回升,和记洋行的难关自然就度过了。
  
  可是如今,和记洋行的处境被港岛的媒体深挖出来,一下子曝光了处境;
  
  那么和记洋行就非常的被动了!
  
  祈德尊最先想到的就是向汇丰银行求助,至于光大银行那里,祈德尊已经不敢想了;
  
  因为和记银行业已经欠下光大银行整整8亿港币,占整个和记洋行债务的三分之二了;
  
  光大银行无疑已经是和记洋行最大的债权人,其中4亿港币还使用了15%和记国际股份质押;
  
  再配合港岛突然爆出和记银行的投资情况,以及整个港岛媒体都在一面倒的不看好和记银行;
  
  祈德尊心里也明白,吴光耀此时要是对和记洋行没有想法,那自己也太天真了!
  
  倘若汇丰洋行能再借贷2亿港币,让和记洋行能支撑一段时间,吴光耀未必会拉得下面子来个明抢。
  
  收购一般分为善意收购和恶意收购,而吴光耀一向好面子;
  
  所以,祈德尊认为,只要公司有能度过难关的助力,吴光耀就没有机会。
  
  .......
  
  在祈德尊找上汇丰银行之前,环球集团召开了一次股东会议。
  
  会议上,吴光耀脸色不太‘好’,未发一言;
  
  反而是贺远章义愤填膺,拿出一叠资料,递给汇丰银行的桑达士和沈弼。
  
  桑达士和沈弼此时心里咯噔一下,环球集团这是想踢开汇丰银行吗?
  
  贺远章说道:“汇丰银行作为环球集团的重要股东,本应该维护环球集团的利益,可是汇丰银行这些年,大举借贷给港岛的船东,扶持了一位位大船东,给环球集团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两位作为环球集团的董事,莫非一点不懂商业规则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