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之高冷男神不高冷 > 第63章 番外一之陈嘉树 前世

第63章 番外一之陈嘉树 前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年间,除了每次过年给家里打个电话,他从未主动联系过任何人。
  
      大学四年,除了在学校上课,空余时间他都会去一些慈善机构做志愿者,那个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也时常被他关机。
  
      他想找点更有意义的事,让自己不再痛苦麻木地活着。
  
      有谁知道呢?
  
      谁都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空缺的那个位置会让他如此痛苦,也不会有人知道他这种外人看来的天之骄子会败在一段暗恋上,从此一蹶不振。
  
      是的,别人眼里的陈嘉树,成绩好,人长的帅,家庭显赫……似乎根本没有不完美的地方,然而只有他知道,他最想得到的,没有得到。
  
      那个人,他没有得到。
  
      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听从父亲的意愿回国接手公司,而是去了更偏远的非洲贫民窟。
  
      他只有这三年的时间,不管忘掉忘不掉,三年后,他都要回国,这是父亲做的最后的让步。
  
      每天给那些好奇又单纯的孩子们讲述着他们最感兴趣的大千世界,陪着他们玩耍,教他们汉语,和他们一样每天只吃两顿饭,这样忙碌又单调的生活每日都会让他有一种他已经放开了已经走出来了的错觉。
  
      但是每每到了深夜,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发狂似的想她。
  
      最折磨他的,是她。
  
      她的一颦一笑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却又在他抬手之际突然消失,他用手捂住眼,良久,黑暗的房间只传来一阵无望的叹息,这样疯狂的想念过后总会带来莫大的空虚失落,身体就如同被掏空一样,让他痛苦不堪。
  
      每天看着身旁天真烂漫的孩子嬉戏打闹,他总是会出神,回国以后他到底,能不能去面对她,勇敢的。
  
      哪怕只是故作轻松地说一句好久不见也可以。
  
      原来,面对感情,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弱鬼。
  
      ***
  
      七年之别,如过千年。
  
      陈嘉树在出机口愣了一会儿,才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却不想,撞见……老同学。
  
      丁雪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惊讶地说不出话。
  
      眼前这个身形消瘦,皮肤黝黑的男人真的是陈嘉树?
  
      “你……你……陈嘉树?”她反应过来后用很怀疑的语气问他。
  
      他微微点头,“丁雪,好久不见。”
  
      丁雪别开头,扯了个笑容,“是好久不见了啊,陈嘉树。”随后又平静下来,问他:“这些年去哪了?”
  
      “前四年读大学,后三年……”他顿了一下,“非洲支教。”
  
      “原来是这样。”她讷讷地回了一句,又问:“没有网?”
  
      他愣,“不,我不上。”
  
      不上网。
  
      只是不敢知道和她有关的一切消息罢了。
  
      丁雪了然,只是,既然回了国,早晚都是会知道的。
  
      “那……成功了吗?”
  
      他的眼神暗了暗,“彻底的失败。”
  
      陈嘉树,忘了她吧,她也不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
  
      他坐在车里回想着丁雪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有她当时的神情,总觉得不太对。
  
      回家后和家里人吃过饭,又和父亲谈了些工作的事,他立刻回房上了网去搜索有关于她的消息。
  
      丁雪的话,太可疑,总让他心神不定,隐隐不安。
  
      他看着网页上出现的相关消息傻了眼。
  
      溺水而亡。
  
      怎么可能?
  
      他的脑袋顿时一团乱,根本无法思考,绯闻,肯定是绯闻,他这样对自己催眠着颤着手指点开新闻查看详情。
  
      就只文字描述他就已经受不了,再也没勇气去点开现场的视频。
  
      被海浪卷入大海。
  
      这就是他们给的理由。
  
      陈嘉树颤抖着想去移动鼠标关掉网页,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碰倒了一旁的水杯,书桌尽湿,他不想再看这条消息,慌忙地合上电脑,想站起来双腿却发软无力。
  
      他整个人瘫倒在椅子里,痛苦地闭上眼睛,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她没有死,她不会死,他爱了将近十年的女孩,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他还没来得及和她见上一面,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她说句话,哪怕一句就好。
  
      他根本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他从她的世界消失七年,回来之后等待他的却是这样的结局,教他如何接受?
  
      一整夜,他一动不动,只是瘫坐着,就像一具尸体,眼前出现的只有十八岁那年她对他的笑靥如花,她对他的无理取闹,她对他的一颦一笑。
  
      她说:“陈嘉树,把你的作业借我抄抄呗?”
  
      她说:“陈嘉树啊,你到底有几个脑子啊?怎么会这么聪明?”
  
      她说:“陈嘉树,我不开心了。”
  
      她说:“陈嘉树,你帮我做作业,我帮你做值日怎么样?”
  
      她说:“陈嘉树,你就填一下同学录嘛!都要毕业了你就没什么对我想说的话嘛?毕竟同桌一场呢!”
  
      她说:“陈嘉树你知不知道你整天冷着脸有可能会面瘫的,笑一个嘛!”
  
      陈嘉树,陈嘉树,陈嘉树……
  
      耳畔回响的都是她一声声唤他的名字,生气的,难过的,高兴的,撒娇的……
  
      可是,陈嘉树以后要去哪里才能再听一次陆离唤他?
  
      要去哪里才能找到那个活泼开朗的傻陆离?
  
      高中毕业前一天,她央求着他填好同学录,在看到他空白的留言时很不满,“喂,陈嘉树,你真一句话都不写啊?”
  
      最终拗不过她,他写了一段话。
  
      “古树撑天枝难觅,怀抱可怜却无心,赵国有妃不是女,鹅毛轻飘鸟不见,受尽苦难又换友,自称有人伴君旁。”
  
      她当时看到后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什么嘛!都要毕业了还要用成绩来讽刺我。”
  
      那天她对他的留言很不满意,全程对他气呼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